添加【人工計劃官網-寶貝計劃官網-圓夢計劃官網】為好友

掃描二維碼

或添加QQ 【724996599】成為為好友

滿足以下場景,獲得更高通過率:

1. 新融資求報道

2. 新集團求報道

3. 新產品求報道

4. 金融新聞爆料

我知道了

如有投稿需求,請發郵件至 tougao@wcfshop.com

會有專人和您聯系

我知道了
北京
平台将死,2018年BAT如何做教育

平臺將死,2018年BAT如何做教育

人工計劃官網-寶貝計劃官網-圓夢計劃官網2月14日訊,2018年1月8日,百度傳課停止維護客戶端。據悉1月2日新上線的音頻知識付費產品“百度小課”并未推出新APP,而是通過“百度傳課”升級改版結束,這被以為是百度傳課轉型的新方向。

此消息一經披露,在業內引起軒然大波。作為百度曾經的“教育拳頭產品”之一,如今選擇轉型。加之淘寶教育至今未設立單獨的APP、網友評論中騰訊課堂毀譽參半——BAT在教育平臺/類平臺型產品上的嘗試,相較于自身擁有的龐大流量,投入/產出比十分一般。

流量紅利的“青銅時代”,平臺型產品路在何方?BAT三家未來在教育領域,又將如何發力?

投資布局雖多,部分自有業務經營差強人意

固然2018年初百度傳課宣布離開教育舞臺,但BAT2017年在教育領域的投資布局卻很頻繁,三巨頭皆將教育作為一項戰略性業務。藍鯨教育根據IT桔子和公開報道,對BAT2017年在教育領域的布局進行細化整理。

006899x2ly4fnsnk1f177j30fs0mbjuj.jpg

如上圖所示,咱們可看到阿里的布局最為頻繁,騰訊次之;百度稍遜于前兩家。且BAT去年在教育領域的布局,普遍偏重于投資和戰略合作。而非在各家體系內,親自培育一個自有的教育業務或產品。

這可能與三家在C端市場中,較為知名的教育平臺產品經營狀況不盡人意有一定關系。藍鯨教育通過百度指數盤問BAT三家較為知名的平臺型產品,與老牌教育巨頭新東方、新興教育集團朗播網進行搜索指數方面的比對,如下圖所示。

006899x2ly4fnsnk1etlnj30hs0kr3zf.jpg

固然新東方、朗播網和BAT經營的教育平臺在業務上并不相同,但咱們從流量紅利的角度出發,觀察流量對這五家集團的影響。

其中“新東方”過去一年的搜索頻次居于首位,“騰訊課堂”緊隨其后但有明顯差距;百度傳課居于中間位置;淘寶教育與朗播網不相上下。結合二者所能享受的流量紅利,淘寶教育明顯居于下風。換言之,BAT自身持有的流量紅利,對其教育業務的支持甚微。尤其淘寶教育,更是聊勝于無。

水面上的平臺將死,但水面下的布局大有可為

這三家平臺的真實經營情況到底如何?藍鯨教育與數位知情人士深入溝通,探求三方的內部情況。

一位騰訊教育業務的執行層人員向藍鯨教育外示,“業界一切的大平臺,活得都比較艱辛。據我了解做to C點播直播課程平臺的,基本都瀕臨死亡;騰訊課堂也只因流量效應稍好一點”。

一位深耕于教育領域的基金從業人士則指出,“淘寶教育的教學服務模式目前看來,已基本宣告死亡。其轉型成店鋪導流平臺后,收入才有改觀。雙十一淘寶教育板塊收入,核心交易量都在教材、學習卡上”。但他以為,這與其最初的業務設定“聯系已十分淡薄”。

百度傳課,據多位教育信息化行業一線工作家透露,“不論官方說法如何,這種大規模調整,在咱們看來傳課的原業務基本就是掛掉了”。他們以為,固然2017年百度提出“教育大腦”這個以AI為核心的戰略;但百度的教育業務核心應是百度文庫。因為百度文庫上的海量備課、作業資源是BAT中另外兩家沒有的。

據這些受訪者近年來的了解,“固然文庫直指教育核心,但不僅沒用好,反將重心轉到其他方面,“坐在金山上扔鋼镚兒”,他們形容道。

固然平臺模式的可行性被證明十分有限,但藍鯨教育與騰訊智慧校園總經理,騰訊教育產品負責人付金懋溝通時,他向咱們外示,“BAT在教育領域的布局,沒那么簡單”。

付金懋指出,現在騰訊自己在做的戰略性教育項目并不少。例如平臺類的騰訊課堂、騰訊精品課;類網校的企鵝輔導;信息化產品騰訊校園;第三方服務系統騰訊微校等。

付金懋以為,“咱們在嘗試一切的方向,但目前發展最快的是智慧校園。因為B端的需求要大于C端,所以針對B端的信息化產品做起來進展更快。據我了解,目前BAT都在做轉B端的業務,因為B端的回饋情況相對穩定”。

而這與中央電教館移動項目專家、在線教育百家講壇發起人馬永紀的想法,在某些方面不謀而合。“百度、騰訊和阿里并沒有將體系內的教育業務,整體打包給某個管理人員或部門。目前他們大多是各自為戰、正尋找能走通的路”。

馬永紀以為,“BAT的教育業務現在做得都比較困難,三家高層可能打算先在各細分領域分散開、逐步滲透,當機會成熟時再集中。”據他觀察,BAT三家B端業務,普遍做得要比C端好。

做好“底層水電”,流量依舊能帶來紅利

對于BAT教育業務未來的發展方向,藍鯨教育與真格教育基金合伙人葛文偉溝通,深入了解第三方對巨頭布局教育的一些看法。

“百度傳課、騰訊課堂和淘寶教育的案例告訴行業,流量在教育領域的用處很低”,葛文偉一針見血地指出,“在流量紅利增長到極致時,就要靠實質和服務變現盈利。但BAT流量思維、互聯網思維太重,因此切入教育領域時沒有任何優勢”。

在他看來,騰訊和阿里靠社交和支付起家。而教育的深度交互模式,與社交的輕模式、支付的即時模式截然不同。二者的純平臺模式,無法管控服務和教學的品質。

百度此次轉型知識付費能否扳回一局,在他看來也是未知數。“如今的知識付費市場已經有了頭部集團,例如喜馬拉雅、得到、荔枝等。”葛文偉外示,“知識付費本質上也是實質輸出,只是少了交互;且這個市場競爭同樣激烈,知識紅利同樣也被消耗得差不多了”。

在葛文偉看來,BAT要想做教育,除了投資,還要在各自的生態戰略里做。“平臺是將自己放在核心位置上,做的是中心化。而生態構建則是去中心化,BAT只負責‘底層水電’”。

他外示,BAT還是要靠自身最擅長的流量賺錢,因此選擇做服務效果會更好。“從流量角度出發,行業已經發現在業務層面很難出彩。但將流量紅利賦能到合作伙伴身上,BAT反而有機會在教育領域分一杯羹”。

免責聲明:[ 人工計劃官網-寶貝計劃官網-圓夢計劃官網-wcfshop.com刊發此文目的在于傳遞更多信息,文章實質僅供參考,不構成投資建議。投資者據此操作,風險自擔 ]

責任編輯:陳澤蘭

發外我的評論 共有0條評論
外情|還可以輸入 500
全部評論
熱門評論
最新評論
加載更多